联系电话:158-7236-4067
在线客服:719364871
在线设计:1084231117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新闻 >

成本上涨侵蚀白酒企业 已蔓延到酒类包装企业
发布于:2016-12-06 作者:admin 点击量:
  (原标题:成本上涨侵蚀白酒企业业绩)
 
  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已经蔓延到酒类包装企业。
 
  第一财经记者从占国内酒类包装四成份额的郓县了解到,目前纸箱成本已上涨近四成,酒瓶、瓶盖等也有不同程度的上涨。为了应对原材料和包装成本上涨,包括泸州老窖(000568.SZ)、青青稞酒(002646.SZ)、金沙酒业等国内部分酒企已宣布涨价应对,但记者了解到,由于目前市场竞争激烈,部分区域酒企和中小企业却因不敢涨价而承压。
 
  “纸板价格从年初的2000多元/吨涨到现在3000多元/吨,涨幅超过40%,而且有钱也不一定好买。”郓城县泰和印刷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北国告诉第一财经记者。
 
  对于纸价上涨的原因,苏北国告诉记者,一方面是由于国家在环保方面的要求日益严格,造纸行业去产能,导致很多纸厂遭遇限产或停产;而另一方面原材料、运费、煤炭价格都在涨价,开工的纸厂为了减少资金占用,往往手头没有多少存货。而碰到年底旺季需求大幅增长,厂方产能跟不上,价格自然上涨迅速。
 
  原料成本大涨,产品价格也自然水涨船高。苏北国表示,目前老的订单无法提价,新订单的价格已经按照新的成本定价,但不断上涨的价格让酒厂也很难接受。据他预测,未来一段时间,纸价可能还会进一步上涨,直到年后可能才会好转。
 
  事实上,涨价的并不只有纸,酒瓶和瓶盖的价格也有不同程度的上涨。
 
  记者从郓城奥烽玻璃有限公司了解到,11月以来,公司已经两次提高酒瓶的售价。根据奥烽玻璃提供的最近一次涨价通知,由于近期受国内原材料价格与包装成本、运输成本、人工成本等持续上涨的影响,引起玻璃制品成本不断上升,已经对玻璃行业生产及备货造成了严重的影响,因此从12月1日起,对现有产品价格上调0.03~0.05元/瓶子不等。
 
  酒瓶价格的上涨与玻璃有关。据卓创玻璃分析师崔玉萍介绍,由于行业限产和动力煤价格上涨等原因,国内玻璃目前已涨到了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。2016年7月初,国内玻璃均价在1235元/吨,9月中旬就达到1595元/吨。
 
  原材料的上涨让众多酒类包装材料企业面临压力。
 
  郓城县酒类包装印刷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明臣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目前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影响很大,最主要的还是包装纸箱纸盒方面,材料难买,而且价格上涨很快。
 
  记者了解到,郓城县地区是国内江北地区最大的彩印包装产品生产基地,目前全县酒类包装企业达到400余家,规模以上企业达到29家,从业人员超过6万人,日产酒瓶超过50万个,生产酒类包装材料市场份额约占全国的40%~50%。
 
  资深酒类营销专家晋育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由于包材上游原材料,尤其是纸浆价格从去年以来上涨很快,这给国内的酒类包装企业造成了很大的压力。
 
  王明臣表示,由于成本上升过快,此前部分企业已经上调过价格,据他了解,县内几家主要的包装生产企业还有下一步的涨价计划。
 
  国家统计局12月1日公布的数字显示,目前反映原材料价格和运输成本上涨的企业比重超过三成,为近三年的高位。而原材料和包装材料的上涨已经传导至下游的酒企,近期已有多家国内酒企宣布因成本上升而调价。
 
  11月21日,青青稞酒发出调价通知,从2017年1月1日起,对部分主要产品价格提升了10%左右,而理由正是包装材料价格一直上涨,因而饱受利润急剧下滑的压力。仅过了5日,贵州金沙酒业集团也宣布对旗下部分产品进行价格调整,从2017年1月1日起,对部分产品价格上调10%左右。
 
 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金沙酒业透露,由于货源紧张和运输成本增加,酿酒高粱成本上涨15%,而包装盒和玻璃瓶也都分别上涨了15%左右,因此只能通过涨价来缓解成本压力。
 
  事实上近期包括泸州老窖、水井坊等都对旗下产品进行价格调整。
 
  山东温河王酒业总经理肖竹青告诉记者,原材料上涨的影响已经很明显,这一轮原材料和包材的成本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。目前酒盒子上涨了30%、酒瓶上涨10%,因为靠近年底旺季,物流的成本上涨约10%到20%。
 
  此外业内估算,由于2016年10月起施行新修订的《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》,允许装载量进一步减少,对超载超限的违规处罚力度空前,货车可装载量明显下降,也导致了单位运输成本的上升。
 
  不过并非所有的酒企都能通过涨价化解成本压力。
 
  记者了解到,目前国内白酒行业整体产能过剩,名酒企业并不担心涨价的问题,但面对竞争激烈的区域酒企和中小酒企的日子就难过得多。
 
  金六福酒业董事长李奥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民酒市场增长率不高,但竞争非常激烈,酒企只能通过价格战来抢市场份额生存。
 
  肖青竹表示,在这样的局面下,区域和中小酒企往往并不敢跟风涨价,谁率先涨价,就可能意味着市场份额会被对手抢走。目前原材料和包材成本上升,导致一些微利的产品已经是负毛利,有利润的产品利润空间也受到挤压。在他看来,目前具有涨价能力的酒企大多是品牌力较强的企业,对价格的控制力较强。而区域酒企还需要打造品牌,通过消费升级,拉升品牌价值,真正跳出价格战,从而根本上消化包材和原材料上涨的隐患。
 
  在现阶段,肖青竹告诉记者,这一轮原材料涨价或将持续到年后,目前酒企还有一定的存货,可以抵消部分涨价的压力,随着库存消化完毕,春节后不排除大小酒企集体涨价的可能性。